求職信排序

From The Joel on Software Translation Project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求職信排序

標準的求職信,封面加上履歷很明顯地是介紹求職者的不良方法。它們給你的是評斷求職者最模糊的線索。

雖然,有時候,求職信給你非常強烈的負面線索使你可以縮小求職信範圍而不用繼續看下去。有一次我拿到一份求職信,某人聲稱他是Microsoft Window [原來如此] 程式設計的專家。另一次唯一列表在求職信上的經驗是唐金甜甜圈連鎖店(Dunkin' Donuts)。這份履歷良好的遵循所有高中生涯建議的指導員所喜歡建議的(這傢伙『管理過好幾盤的甜甜圈』)但是沒有一點點證據顯示求職者看過電腦。

雖然,除了這些之外,從求職信要知道更多有關求職者的訊息非常困難。然而,我們在 Fog Creek 的策略,有三個部分:

  1. 我們試著在我們求才的方式有所選擇,以便限制求職信堆中惱人噪音的數量。
  2. 我們確定不會依照履歷來雇用人;我們只會用覆歷來縮小範圍,以減少我們必須面試的人數
  3. 為了對剩下的求職信做排序以決定用怎麼樣的順序來面試求職者,我們使用嚴格的目標系統來複審與評分求職信,所以至少我們能公平且一致的解讀從履歷而來的微弱資訊。

有好幾個公平的觀察評量目標,再說一次, 只是為了要把求職信排出順序使得我們第一個面試的人是最有可能跟我們一起工作的人。

熱情。 我們尋找求職者對電腦充滿熱情與真正喜歡寫程式的證據. 典型的證據是:

  • 電腦相關工作或寫程式的經驗可以回溯到年紀很小的時候. 偉大的程式設計師很可能花一個暑假在電腦營,或為他的牙醫叔叔建立一個線上預約系統,而不是在香蕉共和國(註:成衣連鎖店)打工折衣服。
  • 課外活動. 喜歡寫程式的人通常會利用閒暇時間投入他自己的程式計畫(或是在開放源碼的專案中有所貢獻).
  • 有時候求職信上的某種程式語語或技術證明他是這麼的喜歡寫程式所以喜歡探索新事物. 在我寫本文的同時,在求職信上看到 Ruby 是一個好的信號, 代表他是那種喜歡嘗試最新的東西並改進他的技巧,只因為他對寫程式有熱情。因為還不是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真正需要 Ruby. 這裡你必須小心, 在1996年的求職信上看到Java也是有同樣熱情的信號,但是在今天它提供不了什麼訊息.

只挑選少數公司。我們嚴密地檢視求職信,看求職者有沒有真的想為我們工作的證據. 我們不想看到一個一般化的求職信只會談到我,我,我:我們要看到一個一致性的論點,他們為何認為如此,且結論是 Fog Creek 是他們想工作的地方。使用這方法做線索有兩個理由。第一個,這是應徵者沒有同一時間投履歷到好幾百個工作的徵兆。他們花時間認識 Fog Creek 並寫一篇為我們量身訂做的求職信表示他們對自己的能力有很大的信心,所以他們只申請少數的職缺,而不是寄一大堆給上千家公司。同時發出一堆的履歷是絕望的徵兆。更重要的是,一個量身訂做的求職信是一個徵兆:如果我們真的錄取這個應徵者,他們很可能會接受。這增進我們的投資報酬率。如果我只有夠面試六個人的時間,面試者其他條件均相同,我較願意面試六個真的想要為 Fog Greek 工作的人,不是一般也同時應徵其他工作的聰明人。

英文。對我們來說用英文技巧來評分履歷是一個難以下的決定,因為電腦程式設計是不會說英文的移民一樣可以做的好的一門領域。與程式設計師工作的多年經驗教會我,能清楚地溝通他們的想法的程式設計師遠比只能跟編譯器溝通的程式設計師更加有效。為程式寫文件是很關鍵的,撰寫其他人能審閱的規格與技術設計文件也是關鍵的,甚至對那些你們只是坐著討論如何做較佳的會議也是關鍵的:對解釋想法有困難的聰明程式設計師無法提供更多貢獻。在這個類別,我們也只考慮履歷是否清爽易懂。一個充斥文法錯誤的無組織履歷只會啟動一個大紅標幟:這是一個思想毫無組織的人或一般的懶人;這對許多工作來說也許沒關係但是對軟體開發者來說不行。特別是我們常常完全剔除充滿英文錯誤的履歷。就算對一個非英文母語的人來說,找一個人檢查你的履歷也不是困難的事,這件事也不做常表示你對你做的事非常缺乏對品質的關心。That said, we try to be considerate of non-native speakers who are nonetheless excellent communicators: leaving out articles in that charming Eastern European way, or starting every paragraph with 「So」 in charming Pacific Northwestian way, is not a showstopper.

頭腦。在這個類別我們尋找應徵者是好的、聰明的、或至少,那種去數學營的動腦怪物。這樣的徵兆包括優秀的大學學業成績,優秀的標準測試分數,是榮譽組織的成員(如 Phi Beta Kappa), 參加 Top Coder競賽,參加棋賽,或 ACM 程式比賽。

經過汰選。我們尋找的另一件事就是他過去有經過某種嚴格淘汰的程序的證據。並不是每個常春藤名校的人都值得雇用,但是進得了競爭激烈的學校至少表示某人,某地方用某種淘汰程序鑑別你並決定你是較聰明的。我們公司的標準是進得了只錄取少於30%申請者的學校或課程(在美國有60間學校達到這個標準),或曾工作於以嚴苛應徵程序聞名的公司,例如一整天的面試流程。軍事性的嚴淘汰制度例如軍官訓練或飛行員課程,或只是進過陸戰隊都指出某人曾經成功經歷過某種困難的申請/選擇程序,這些都是好跡象。

硬底子。對有經驗的程式設計師來說,有些技術被認為是跟其他技術比較來較硬的,只因為它們是,嗯,較難做好的。再一次地,這是較弱的指標,但是若其他條件都相同,我會對在 OCaml 上完成過工作的人比在 Java 上的人印象深刻。組譯器、裝置驅動程式或核心的工作都會比 Visual Basic或 PHP 令人印象深刻。使用ATL的 C++程式設計比 Perl 程式設計難。較之工作於簡單資料庫前端的人,曾工作於作業系統或編譯器的人底子較硬。

我確定這看起來有點煽動性;結果,過去五年我的大部分個人程式寫作經驗都在 VBScript, 是某種版本 Visual Basic,適合腦損傷的人。再次記住,我說過履歷是鑑定程式設計師很弱的方法,你只會從中得到令人昏倒的信號。某些技術只是比其他技術稍微難一點,而你剛好完成它們,這是極微小的證據證明你是值得雇用的人。對求職信排序此一目的來說,困難的技術將你推至上層,然而某些能力,如,Microsoft Word,將你推至下層。

多樣性。在我使用這個會引起國際爭論的詞「多樣性」之前,先讓我仔細定義它的意思。特別是,我正在尋找來自與現在團隊不一樣的背景的人,因為他們可能為團隊帶來新的想法或新的思考方式並挑戰任何剛發起的團隊腦力激盪,那些我們宛如關在錄音室中的思考方式。當我提到不同的背景,我指的是文化的、社會的、專業的。在娛樂軟體有大量經驗的人可以為網路程式設計的團隊帶來有用的多樣性。在貧窮中長大的人可以為一家充滿唸 Andover明星高中的新創立公司帶來有用的多樣性。一個在家帶小孩的母親重新投入職場可以為一個都剛從學校畢業的團隊帶來有用的多樣性。一個有組譯器經驗的電機工程師可以為一個都是 Lisp黑客的團隊帶來有用的多樣性。一個來自愛沙尼亞的大學畢業生可以為一個都是來自中西部經驗豐富的管理顧問團隊帶來有用的多樣性。這裡唯一的理論是你的團隊具有愈多的多樣性,在團隊中擁有某種背景經驗的人愈有可能帶多不一樣的解法。

記得這件事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這些類別─熱情、只挑選少數公司、英文能力、頭腦、經過汰選、硬底子與多樣性─並不是雇用人的標準。做為標準這些都太不足了。有太多的優秀人才在考試中拿低分或差勁程式設計師在考試中拿高分。在你動紙去咆哮約耳如何認為你應該只雇用來自長春藤名校或約耳有某種成績情結,不論如何,重要的是瞭解這清單並不是雇用某人或拒絕某人的理由清單。這所有的只是一個目標導向且公平的方法可以為一大疊求職信做排序來找出最有可能來你公司工作的候選人優先安排面試,然後決定他們是否值得錄取。

(譯注:翻譯未完待續)

Personal tools